画家信息搜索

 

 

青铜器十年拍卖

中国画家库--画家 书法家 油画家原创作品发布  时间:2011-03-05  拍卖  关键词:【青铜器】  来源: 
 

西周早期青铜簋36.25万美元 秋拍

209 3.75万

Lot 235 9.85万

  2006年:周宜壶导热中国市场

  2001年“皿天全”方罍在纽约拍出高价后,高古青铜器在中国市场也大放异彩,2006年里香港、内地数件青铜器拍出了中国市场前所未有的高价。年度中国铜器成交前十名中,青铜器占了6件,且成交价格大幅提升。

  一开年,上海崇源征集到的西周周宜壶1月5日就在上海拍到了2640万元的高价,市场一片哗然!此壶高58厘米,重达16公斤,椭圆形的壶体硕大优美,“长颈,鼓腹下垂,下置圈足外撇。颈两侧设龙首环耳。盖沿及器颈各饰对称回首凤纹一周,凤首上逶曲的羽冠长垂至地,尾部作上下卷曲状,凤纹线条粗犷,腹部用蝉纹作为带纹,纵横交错,交汇点为一突起的菱形纹,将腹部纹饰分成四区,各区内均无纹饰。”此壶珍贵之处在于:器、盖共铸有铭文24字之多,器上铸有4行,盖上铸6行:“周宜作公己尊壶,其用享于宗,其孙孙子子万年永宝用。”此壶与现台北故宫博物所藏的西周周宜壶原为1对,同是清宫旧藏,“器形铭文均同”,此件由清宫流出后,曾经丁彦臣、刘体智收藏。丁彦臣(1829-1873)是浙江归安人,精鉴赏,著有《梅花草庵藏器目》传世。刘体智(1880-1963)则是安徽庐江人,民国时期曾但任过上海实业银行行长,痴迷甲骨、铜器收藏,有《善斋彝器图录》、《善斋吉金录》、《清代纪事年表》等著作。成书于乾隆年间的金石名著《西清古鉴》最早录入此壶,后来阮元的《积古斋钟鼎彝器》、孙诒让《古籀拾遗》、刘承乾《希古楼金石萃编》、刘体智《小校经阁金文拓本》以及罗振玉的《三代吉金文存》以及《金文总集》、《商周金文集成》等均著录过此壶。上三代青铜器一直是历代宫廷收藏的国之重宝,民间私人收藏罕见。此壶原藏清宫,若非历史的原因导致其流落民间,收藏者根本没有收藏的机缘。

  器型经典、制作精巧,铭文丰富完整,宫廷典藏清晰,著录翔实,再加上经过名家旧藏,周宜壶具备了作为一件经典文物艺术品所具备的全部要素,因此拍出2640万元的高价完全在情理之中。

  随后5月2日澳门崇源首拍青铜器,拍品成交价高涨,35件高古铜器拍出24件,5件价超百万港币,其中2件拍品价超400万港币:高19厘米的商代晚期的鸮卣以862.5万港币拍出,高27.1厘米的西周子广幸丸簋以437万港币成交。鸮卣“由两个相背而立的鸮形巧妙结合而成,卣盖两端为两个鸟的头部,器身两端鼓起,各饰一对翅膀,犹如鸮腹,四足为粗壮的鸟爪形。此器与1980年河南安阳大司空村539号墓出土的一件鸮卣(《中国青铜器全集》第三卷,P136),在造型和纹饰方面颇为相似。”该公司的专家认为,“鸮卣极为少见,此卣造型奇诡,纹饰精美而层次分明,富有立体感,为商代晚期动物形卣中的上佳之作。”子广幸丸簋侈口,直腹,腹两侧设兽首耳,器腹和方座的四壁装饰浮雕的蜗身兽纹,为西周早期流行的纹饰,时代特点明显。其造型、纹饰与1971年陕西泾阳高家堡1号墓出土的方座簋几乎完全相同(《中国青铜器全集》第六卷,P128)。这件簋内底所铸的“子广幸丸父乙”4字铭,与台北故宫所藏的西周早期雷纹觯上的铸铭相同。

  10月5日该公司再拍44件高古铜器,成交36件,8件价超百万港币,2件战国镶嵌青铜器引人注目:高21.7厘米的错金银云纹鼎517.5万港币拍出,镶嵌几何纹方壶299万港币成交,错金银云纹鼎呈扁球形,盖顶凸起3个环形钮,1对朝天折角外侈耳,下承短兽蹄足,“通体以金银错成宛转流畅的云纹,几何纹,纹饰活泼而华美”,陕西咸阳曾出土过类似的错金云纹鼎。镶嵌几何纹方壶方口无盖,弯曲的弧线造型别具一格,类似器型纽约市场曾成交过1件。此方壶“通体满布用红铜和绿松石镶嵌而成的几何形纹饰,河北平山三汲乡的战国时期中山国国君墓中,出土有一件镶嵌几何纹的方壶,器形、纹饰及其镶嵌的工艺与此器比较相似。”

  同年香港佳士得、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亦有青铜器拍出高价,尤以北京翰海的2件最早代表性:春拍高27.8厘米的西周青铜窃曲瓦纹簋236.5万元拍出,秋拍时高26厘米的商代青铜兽面鼎式三足炉198万元成交。窃曲瓦纹簋尺寸大小、造型、纹饰风格与200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89.625万港币拍出的一件相同,3年间增值1倍有余。兽面鼎式三足炉原为纽约David A Berg收藏,2002年6月19日伦敦苏富比春拍时曾以13.865万英镑拍出。

  中国嘉德6月3日上拍4件青铜器,成交2件,日本藏家旧藏的西周饕餮纹花觚79.2万元拍出(图6),花觚高30厘米,风格明显仿自商代青铜觚,颈、腹及圈足部各突起扉棱四道,以云雷纹为地纹,饰双层花纹,颈饰蕉叶纹、蝉纹,腹部主题纹饰为饕餮纹,旧配紫檀座底刻有“乾隆御玩”“周饕餮尊”及“四”字铭。

  同年纽约、伦敦市场青铜器拍卖乏善可陈,价超10万美元的仅数件,以纽约苏富比春拍成交的西周夔龙耳活环青铜罍较具代表性,铜罍高43.8厘米,以40.8万美元拍出,原为日本藏家旧藏,主题纹饰为蝉纹,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有类似品,相类造型的铜罍陕西扶风县齐家村曾有出土,现藏于陕西省博物馆。

  2007年:水牛城旧藏青铜器续写天价

  2007年3月20日,纽约苏富比隆重推出了纽约水牛城Albright-Knox艺术博物馆旧藏品专拍,拍品包括中国商周时期的重要青铜器精品、墓葬陶器以及石雕,所有拍品均达到了博物馆的收藏级别,当年被誉为中国高古铜器、陶器的最高收藏标准。这批拍品均是水牛城著名化学教授、收藏家亚瑟米高Arthur Michael(1853-1942)当年捐给艺术博物馆的藏品。

  专拍中19件成交的古代青铜器惊艳全球,商代晚期青铜带盖方斝810.4万美元的高价成交,续写了2002年“皿天全”方罍924.6万美元、2006年周宜壶2640万元所保持的青铜器成交纪录。19件青铜器7件价超10万美元,其中2件价超百万美元。此场拍品也是近十年来市场上出现的收藏传承最为清晰的——这批拍品均附有1927年至1942年间的收藏以及遗赠日期,“大部分拍品均睽违市场70年以上,品相极佳,而且极具新鲜度”,即便是在欧美市场,要想征集到如此传承有绪并且是在1949年以前出版、著录清晰的中国高古铜器并不是容易,这也是拍卖最终受到收藏家、经纪人激烈竞争的重要原因。

  编号507的商代晚期青铜带盖方斝通高32.8厘米,拍前估200万至300万美元,应该出自河南安阳,大约在1944年被Dr.Otto Burchard购得,后归纽约的Mathias Komor之手,1953年亚瑟米高花费1万美元由纽约Albright-Knox艺术画廊购得,后捐给了水牛城艺术博物馆。1968年曾在纽约Asia House画廊的《Ritual Vessels of Bronze Age China》展中公开展出,1976年至1977年再次在康奈儿大学举办的《Far Eastern Art in Upstate New York》中露面,1991年水牛城举办《Ancient Chinese Bronze Art: Casting the Precious Sacral Vessel》展览中亦其列为重点展品。自1954年以来,这件方斝著录不断。由文献可知,河南安阳五号墓曾出土过一件同时期的方斝,但缺盖,此件是唯一所知一件带盖的完整器。方斝主体纹饰为饕餮纹,盖上铸2只凤鸟,唇部左右两侧铸两根伞形柱,斝的腹部纹浮雕饕餮纹,下承三方形足。商代晚期的青铜斝,造型多数为圆形,而此件为罕见的方形。

  高29.8厘米的西周中期青铜三足鬲拍前估60万至90万美元,以102.56万美元拍出。三足鬲同样是极为珍稀的西周精品,圆浑的造型以及精美的纹饰独一无二,更重要的是,鬲身刻有65个字的铭文,铭文内容与当时的一位皇族遗孀相关。三足鬲1939年是纽约收藏家卢芹斋C.T.Loo&Co的藏品,并在当年公开展出过,1942年被亚瑟米高购得并与上述的方斝一起公开展出。此外,上拍的商代青铜斝27.6万美元拍出,战国镶金几何纹铜方壶28.8万美元成交。

  中国市场同年价超百万元青铜器的也有数件,以中贸圣佳春拍的商代青铜饕餮纹三牛尊价格最高,694.4万元。三牛尊高36.4厘米,原为日本千石斋旧藏,2003年曾被《收藏家》杂志第4期用作封面,尊上口侈大,口径与肩宽几乎接近,肩宽而微鼓,上饰三牛首,腹饰饕餮纹与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商代龙虎铜尊极为相似,青铜器研究专家李学勤将其定名为商代中期饕餮纹三牛尊。“此尊与龙虎铜尊,晚于河南郑州二里岗期,早于安阳殷墟一期,填补了两者之间的空白,对于商代铜器断代分期具有重要价值。”原藏于日本企业家千石唯司氏家,与2006年12月9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以4800万元购藏的商代子龙鼎同出一个藏家,曾在日本大阪公开展出过,并出版了《中国王朝之粹》展览图录。据文物专家赵榆研究:此尊大约在上个世纪的抗日战争时期被安徽省阜南县朱砦镇常庙乡百庄农民张殿春在润河打鱼捞出,当时共捞出古青铜器13件,后被反动官僚和恶霸地主掠走,此件后流落到日本被千石唯司氏家收藏。1953年,日本学者西平藏六对饕餮纹三牛尊进行鉴定,并在木盒上用汉字写下:“此器高壹尺贰寸,口径壹尺,形式壮大,而饰器腹以牺首,饕餮纹矣。其牺首之异形,饕餮纹之表出鲜锐,洵所可珍重也。铜色通体带黑瓜皮,铜色而随所青绿之古锈斑斑,可喜之,出土复传世,爱玩之结果,所思考也。昭和癸巳(1953年)之冬日,西平藏六,观。”

  自2006年首拍后,青铜器一直是澳门崇源拍卖的重点戏,2007年该公司依然拍出了数件超百万元的青铜器精品。高28厘米的西周蜗身兽纹卣春拍时以460万港币高价成交(图11),卣为提梁型,器体呈扁圆形,高圈足,提梁两端为兽首。口沿下饰立体兽首,盖面、器腹装饰蜗身兽纹,蜗身兽纹主要流行于西周早期,盖沿、口沿、圈足饰有龙纹。此卣器内壁刻有“史父丁”3字铭文。276万港币成交的商代兽面纹斝,高达46.5厘米,器型硕大,并不多见,斝为圆形,侈口,束颈,深腹,腹底外弧,下承外撇的三条尖锥足,口沿上有两个菌形柱,柱顶饰由火纹。腹部装饰兽面纹,兽目突出,是商晚期流行的装饰方法。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高古青铜器的价格在持续走高,但仍然没有明清御制铜器的价格涨幅惊人。同年香港苏富比征得当年圆明圆流散的十二生肖马首铜像,拍卖成交价高达6910万港币,其价格早已不可与2000年保利集团首次竞购十二肖兽首文物时同日而语了。不仅如此,1对清乾隆时期的御制铜铸刻龙凤纹双耳活环方觚也在该公司拍出了1130.35万港币的高价。受行情利好影响,北京翰海上拍的“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款铜海水龙纹瓶拍前仅估60万至90万元,但是拍卖时受到了多路买家的激烈竞争,竟然争到了1570.24万元的高价。

  若与明清铜器交易价格的涨幅相比较,显然海外高古青铜器的行情还有一定的差距。而由2007年纽约、伦敦市场的情况来看,青铜器的上拍数量明显大减,可见欧美市场的流通量也相当有限,倘若没有大收藏家或者收藏机构换手,这种情况未来也很难改变。

  2008年:高古铜器让位明清铜器

  明清铜器抢夺高古铜器市场地位的现象在2008年里表现得最为突出,此年以纽约、伦敦为中心的高古铜器拍卖市场精品缺乏,高价成交品不多。中国市场仅香港、澳门有少量高价品成交,澳门崇源一枝独秀。而反观明清铜器,御制铜器动辄以二、三千万元成交。中国铜器年度成交前十名中,仅1件高古铜器入闱。

  纽约市场全年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的也就十余件,伦敦市场成交价超过1万英镑者不足十件。3月19日纽约佳士得成交的15件青铜器(包括2件铜镜),是纽约全年单场成交量最大的一场,多数来自欧美地区收藏名家旧藏,比如Spink & Son、Earl and Irene Mors、Gisèle Cr?es等,其中5件价超10万美元。高26厘米的商代饕餮纹青铜鼎、高20厘米的西周早期青铜螭纹方鼎均以22.9万美元拍出,皆分别高出估价的1倍有余,2件皆为伦敦Spink & Son的藏品。哈佛大学美术馆藏有与饕餮纹青铜鼎的类似品,此外河南省安阳县的出土物中亦有类似纹饰者。螭纹方鼎铸有7字铭文,应是殷商安阳地区的制品。Earl and Irene Morse旧藏的商代青铜盂以15.7万美元成交,铜盂直径26.5厘米,1982年著录于其藏品集《The Morse Collection of Ancient Chinese Art》。曾经仇焱之Edward T.Chow、“青铜女王”Gisèle Cr?es旧藏的商代晚期饕餮纹青铜觚以13.3万美元成交,铜觚1980年由仇氏家族交由伦敦苏富比12月份拍卖,1985年转入Gisèle Cr?es之手。另一件Gisèle Cr?es1987年入手的西周早期蝉纹青铜盆此时拍出了12.1万美元,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收藏有类似器物,陕西省扶风县齐家村19号墓也曾出土过类似青铜盆。

  该公司同年秋拍亦有4件青铜器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Gisele Cr?es于1987购进的商代末期青铜饕餮纹兽耳方罍以37.45万美元拍出,高31.5厘米。英国大古董商Eskenazi于1998年购进的秦/西汉青铜雁足灯以21.85万美元转手,铜灯高47.3厘米,造型硕大奇特,极为罕见,Eskenazi购得后当年曾在《Animals and animal designs in Chinese Art》展览中展出。上个世纪20年代即入藏法国家族的西周青铜凤带纹壶以20.65万美元拍出,高49.5厘米,铜壶造型简略,壶体除盖沿、壶肩部以及底足上方铸饰凤带纹外,两侧腹部均以线条取代纹饰,素雅大方。

  3月18日纽约苏富比曾上拍“德馨书屋藏青铜器”专题,但是上拍的4件商周铜器皆因估价过高而流拍,封面拍品西周青铜方彝的估价最高,达380万至450万美元。伦敦苏富比这一年上拍的青铜器不多,春拍成交的6件仅1件价超10万英镑——高20.4厘米的商代几何纹青铜鼎以12.05万英镑拍出,此鼎1979年12月曾由该公司拍出。

  澳门崇源此年春秋两季拍卖共上拍了188件青铜器拍品,成交约80%,依然保持着中国市场青铜器拍卖的头牌地位,两季拍卖成交价超过百万港币的达36件之多,五成以上的成交品价位在几十万港币。年度最具代表性的拍品数春拍的商代晚期的兽面纹瓿,以3220万港币拍出,高42厘米,造型少见——圆肩鼓腹浑若一体,圈足略外撇,体外以六条厚实扉棱分区,“肩部铸三兽首间饰龙纹,腹饰兽面纹,圈足饰对称的龙纹”,据该公司专家查证,“这件瓿与1959年湖南宁乡黄材寨子山出土的一件瓿相似”。

  2009年:赛克勒旧藏大放异彩

  高古铜器2009年的释出量较少,上拍数量最多的还是纽约、伦敦市场,中国市场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青铜器拍品仅出现了一二件,大量是历代铜镜拍品。

  纽约市场焦点在佳士得的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旧藏拍卖上。赛克勒医生是美国重要的中国艺术研究倡导者之一,香港中文大学的苏芳淑教授称他的收藏“是一座巨大的中国艺术品宝库”。他尤其痴迷中国青铜器、玉器,曾在1987年出版的《赛克勒藏商代青铜礼器》前言中坦言,“中国美术的各类媒介在不同时代都达到了极致体现。神游此中,我发现,商代青铜器予人的兴奋,与商周的精美玉器,与有汉以来的陶木石雕像,与唐代的金银器,与明代家具以及明清的瑰丽书画竟有异曲同工之妙。”他“秉持并推广着以最新的艺术史、考古学和技术手段进行深入的跨学科研究理念”。在他的支持下,哥伦比亚大学1967年举办了楚帛书论坛并出版了文集,普林斯顿大学1973年举办了石涛画展,1987年至1995年间出版了三册赛克勒藏古代青铜礼器的重要著作。他出资成立基金,“推动了西方在中国艺术研究领域硕果累累,培养的人才在美国、亚洲及欧洲亦卓有建树。”

  2009年3月18日,纽约佳士得春拍48组赛克勒旧藏高古铜器全部拍出,2件价超百万元,25.4厘米的商晚期青铜簋以18.25万美元拍出,35厘米的西周晚期青铜弦纹带盖簋以21.85万美元成交。这两件藏品都曾是Frank Caro的收藏,商晚期青铜簋大约在上个世纪50年代流入欧美市场,1958年3月曾在美国加州展出,1964年归Frank Caro,1968年至1987年间,至少被4种著作著录,经多位藏家收藏。弦纹带盖簋大约在1940年代被卢芹斋贩到纽约市场,也在1964年归Frank Caro,曾经过多次展览、出版。值得注意的是,上拍的数件青铜日用器、兵器均以高价拍出,如商代晚期的两件青铜戈成交价均超过40万元人民币,嵌绿松石的青铜戈以6.85万美元成交,嵌绿松石青铜柄玉戈以9.85万美元拍出

  纽约佳士得秋拍34组青铜器也悉数成交,也有2件西周早期的青铜簋价超百万元,23.5厘米的一件以36.25万美元拍出,27.3厘米的一件15.85万美元。9月16日纽约苏富比秋拍的拍场上,也以38.65万美元拍出一件高43.8厘米的西周兽活环青铜罍,价居全年中国铜器成交价第十位,尺寸大小、造型、纹饰与2006年该公司春拍以40.8万美元拍出的一件如出一辙。

  伦敦市场仅邦潮斯秋拍高价成交了2件商周青铜器,编号3的商代饕餮纹青铜觚以37.84万英镑拍出,编号8的西周青铜双龙纹簋拍出了49.04万英镑,后者是去年成交价最高的一件高古铜器。

  去年香港以及内地市场上高价成交的青铜器数量很少,仅佳士得12月1日以266万港币拍出1对春秋时期的青铜夔龙纹兽耳壶,两件壶一有盖一无,有盖者通常62.5厘米,无盖者高54厘米,壶的双耳分别以一对展翅腾飞的凤鸟造型,极为奇特。

  2010年:青铜器专拍成交破亿

  今年纽约佳士得春秋两季的青铜器拍卖备受业内人士瞩目,春拍依然是赛克勒藏品受市场欢迎,秋拍该公司隆重推出的何安达Anthony Hardy思源堂旧藏青铜器专拍,打破了近十年来青铜器拍卖的数个第一。

  3月25日首先上拍的是83组赛克勒藏品,其中36组唐代及唐以前的铜器仅流拍1件,其中3件成交价超过10万美元。高36.5厘米的商代/西周时期的饕餮纹獻估1万至1.5万美元,拍至14.65万美元,此件拍品早在1973年即由纽约苏富比售出,此后多次被中美研究人士、收藏家收入著作中,陈梦家先生1977年的著作《殷周青铜器分类图录》中即收入此件;紧随其后上拍的38.1厘米长的西周晚期青铜匜也拍到了13.45万美元,也是几经著录的传世品;高29.2厘米的战国晚期青铜饕餮纹壶以11.05万美元拍出,此壶1971年由纽约苏富比秋拍售出。

  该公司次日上拍的中国瓷杂专场中,上拍的13件高古铜器也悉数拍出,且4件价超10万美元。1973年6月曾由伦敦苏富比拍出的商代兽面纹圆鼎以15.85万美元成交;2007年由该公司春拍释出的西周早期兽面纹簋也以15.85万美元易手,此件1940年代早期是Arthur B.Michael的藏品,1942年、1977年曾先后在纽约、日本被出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流出中国被日本人收藏的西周早期兽面纹簋以38.65万美元拍出,此簋宽25.4厘米,底刻四字铭款;曾经Eskenazi收藏的汉代人型铜灯也拍出了10.45万美元,此灯高22.2厘米,是汉代人型灯的代表器物。

  9月16日纽约佳士得推出的“思源堂中国古代青铜器珍藏”专拍,是近十年来唯一一场以中国青铜器为主题的私人收藏专拍,上拍的122组/件拍品拍前估值逾1500万美元。由于专拍器物多数是上个世纪欧美地区收藏名家的藏品,且有着清晰的收藏传承,拍前就已经受到了业内人士的看好。果然,当天成交了98件,成交率达80.33%,总成交价达到了2075.1万美元(约14083.71万人民币),是近十年中国青铜器成交额、成交率最高的一场专拍,其中5件拍品价格超过了百万美元,商代晚期的一件连盖方彝拍出了333.05万美元的高价(约2260.4万人民币)。若以人民币的汇率来看,98件成交品中24价格超过了百万元人民币,其中4件价超千万元人民币,将中国青铜器在欧美拍卖市场上的成交价格拉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青铜器一直被海内外文物艺术品收藏家看作是顶级重器,上个世纪90年代的纽约,名家收藏品已有拍出上百万美元的青铜器精品了。比如1997年3月20日,香港敏求精舍会员徐展堂静观堂第二次专拍交由纽约佳士得拍卖,其中数件青铜品都拍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价:编号38的西周饕餮纹兽面大青铜鼎(高57.2厘米)拍出了165.25万美元的高价,是所知上个世纪90年代里拍卖场上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件中国青铜器;编号42的西周晚期变形兽纹青铜盉(长33厘米)以38.75万美元成交。同年9月18日,徐展堂的第三批藏品专拍也在纽约由苏富比拍卖,上拍的5件青铜器悉数超过拍前预估价拍出,编号117的春秋时期鸟兽纹青铜方簋也拍出了38.75万美元。

  今秋思源堂的这场青铜器专拍,精品的价格已经动辄超过百万美元,足见海内外收藏家对于青铜器的热情始终不减,且这种热情正在以极强的感染力影响中国市场,其前景如何,似乎不用笔者赘言。


 

中国画家库--画家 书法家 油画家原创作品发布 | 合作形式保真声明联系方式关于我们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http://www.huajiaku.com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QQ398595880
Copyright © 2003-2009 http://www.huajiaku.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6024762号号